史海钩沉中原网> 新闻中心 > 史海钩沉 注册登录

珍妃“落井”之谜:谁是将她置于死地的主谋?

2016-06-08 11:24:07来源:中国经营报
字号  

  珍妃(资料图)

  紫禁城里,有许多水井。在所有的井中,一口位于贞顺门内的不甚起眼的井,名气最大,成为今天故宫游客必到的景点之一,这就是“珍妃井”。

  珍妃,他他拉氏,镶红旗满洲人,生于光绪二年(1876年),光绪十三年与同父异母的姐姐一齐由广州北上,送选秀女,第二年被选封珍嫔,得到光绪的宠爱。光绪二十年正月,因慈禧六旬庆典,晋封为珍妃。

  但就在同一年年末,这位不过十八岁的女子,命运开始逆转,一步步“走向”那口后来以她为名的水井。

  国法亦家法

  那一年,甲午战争爆发,主战的“帝党”与主和的“后党”僵持不下。珍妃的兄长礼部侍郎志锐等弹劾以李鸿章为首的主和派大臣。为打击“帝党”,慈禧以“近来习尚浮华,屡有乞请之事”为由,于十月二十九日(11月26日)将珍妃和她的姐姐瑾妃降为贵人。

  十一月初一日,慈禧发布了一道措辞严厉的懿旨:

  皇后有统辖六宫之责。俟后妃嫔等如有不遵家法,在皇帝前干预国政,颠倒是非,着皇后严加访查,据实陈奏,从重惩治,决不宽贷。

  同日,慈禧又特地给瑾妃和珍妃下了一道懿旨,直接予以斥责:

  瑾贵人、珍贵人着加恩准其上殿当差随侍,谨言慎行,改过自新,平日装饰衣服俱按宫内规矩穿戴,并一切使用物件不准违例。皇帝前遇年节照例准其呈递食物,其余新巧希奇物件及穿戴等项不准私自呈递,如有不遵者,重责不贷。特谕。

  从后一道旨意不难看出,后来人们常说的珍妃“喜作男子装”,与光绪“时常互换装束,以为游戏”,并非向壁虚构。1948年出品的电影《清宫秘史》里,就有此类的情节。

  第二天,珍妃手下的太监高万枝因“诸多不法”之罪名,未经审讯,即交“内务府扑杀”。杀奴震主,意向显然。

  约一年后,即光绪二十一年十月十五日(1895年12月1日),甲午战事已尘埃落定,禁宫之内的“婆媳”关系略趋缓和,慈禧恢复了珍妃和瑾妃的位号。

  光绪二十四年,变法运动兴起,珍妃又是渴望独立自主的光绪的积极支持者。

  “戊戌政变”后,慈禧将光绪、珍妃囚禁。侍奉珍妃的太监不是被处死,就是遭杖责、枷号等处分。当时光绪被囚禁在瀛台,而珍妃先是被囚禁在建福宫,后移至宁寿全宫景祺阁北头的东北三所,这是宁寿全宫最北边的一个院落。

  这里就是所谓的“冷宫”。据清宫太监、宫女等说,东北三所和南三所,都是明朝奶母养老的地方。奶母有了功,老了,不忍打发出去,就在这些地方住。珍妃住北房三间最西头的屋子,屋门由外倒锁着。窗户有一扇是活的,饭菜、洗脸水都由下人从窗户递进去。珍妃吃的是普通下人的饭,也不许与下人接谈。一天倒两次马桶。屋外由两个老太监轮流监视,他们无疑都是老太后的人。

  最苦的是遇到节日、忌日及初一、十五,老太监还要“奉旨申斥”,即代表老太后列数珍妃的罪过,当面指着鼻子训斥,珍妃则跪在地下敬听。申斥在午饭时分举行,完事以后,珍妃必须向上叩首谢恩。这是最严厉的家法了。

  自杀或他杀?

  有关光绪和珍妃被囚禁的生活,曾在慈禧身边生活过的德龄所著《瀛台泣血记》里有一节是“幽囚中的一对情人”,其中说:足足有两年工夫,光绪每晚从瀛台走往冷宫去探视珍妃,从没有间断过一天。

  光绪、珍妃“幽会”,电影《清宫秘史》《李莲英》等都特别再现了这一情节。在后一影片中,珍妃甚至亲口对慈禧说出了“已经怀有龙子”的话,相当凄美感人。可惜这不是事实。

  瀛台位于西苑,即今天的中南海,而珍妃的囚禁之地是在紫禁城内。清代紫禁城与西苑,都有严格的警卫制度,著名清宫史专家朱家溍先生在《故宫退食录》一书中,曾根据详尽的材料证明说:紫禁城各门按时上锁,钥匙上交,即使奉旨开门,也要合符验看,皇帝本人从西苑出来,要进紫禁城,若不事先传旨,也是进不去的。

  朱先生还说:如果光绪帝妃“幽会”属实,清宫保卫系统应该知道这个秘密,长达两年的时间早就保不住密了。朱先生问过宁寿宫的太监耿进喜,耿进喜说:“我当年就在宁寿宫当小太监,要真有这事,我怎么一点影儿都不知道?那怎么能做得到呢?”朱先生指出德龄既不是“公主”,也不是慈禧的“侍从女官”,“不过是陪太后解闷的”,德龄所述很多是“无中生有”。

  慈禧与珍妃的紧张关系,不仅仅是与皇帝关系密切的两位女人之间的争斗,更多地透视出深宫之内政治斗争的残酷。但人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种不和谐的“婆媳”关系,最后会导致珍妃“落井”。

  珍妃究竟是怎样“落井”的,这是清宫的一大谜案。

  关于珍妃之死,有两种通行说法:一是跳井自杀,二是她并非自愿跳井,而是慈禧威逼,由手下人强行将她投入井中。

  第一种说法首见于罗惇曧的《庚子国变记》(发表于1912年)。书中说,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一日(1900年8月15日)黎明,联军已攻入北京,慈禧、光绪两宫仓皇“西狩”,当时扈从的人很少,许多妃子、宫女都被打发走了。珍妃最得光绪宠爱,但太后不喜欢她,不让她跟光绪一起出奔,珍妃“乃投井死”。问题是,正被囚禁中的珍妃,何以能走出禁所并自行投井呢?该书未作交待。

  长期以来,珍妃自行投井说的记载寥寥,也少有人相信。但近些年却有两种追忆文章说,珍妃确系自愿而死的。1983年《文史资料选编》(第十八辑)刊登唐海炘(他他拉·海炘)的文章《回忆我的两位姑母——珍妃、瑾妃》,其中这样说:

  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不顾国难民危,带着光绪皇帝、皇后西逃。事后听给慈禧做过奶娘的赵妈说:临行前慈禧命人将珍妃从冷宫里带了出来,当着光绪皇帝的面,假意要带珍妃西逃,珍妃表示“国难当头,我不走,而且皇上也不该离开京师”,与慈禧争吵起来。慈禧大怒,表示如果不走只有死路一条,珍妃毅然选择了后者。于是慈禧命李莲英指挥,由太监崔玉贵、王某执行。光绪皇帝见此情景,心如刀绞,忙跪下求情,慈禧厉声斥责光绪皇帝,转身命崔玉贵赶快执行。珍妃不准太监靠近,自己跳入井中。崔玉贵马上向井内投入两块大石头。

  这篇文章2001年经《书摘》杂志转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

  “亲见”与“闻说”

  2005年,金城出城社推出了一本由那根正与人合撰的书《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慈禧曾孙口述实录》。作者自称他的爷爷是隆裕皇太后之弟,书中有关珍妃死时的详情,是从爷爷那儿听说的,而爷爷又是得自姐姐隆裕太后亲口所言:

  与八国联军战败后,洋人军队打到了北京。在完全没有取胜希望的情况下,老太后西行。当时的情况非常紧急,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帮洋人最后会干什么?会不会像烧圆明园那样,把紫禁城也烧了。当然西行带不了那么多人,因为人多了就会成为负担。但是因为光绪是皇帝,而我是皇后,同时又是老太后的亲侄女,要带也只能带我和皇上走。其他的一些亲属就地回娘家躲避,妃子们也不例外。可是珍妃非常气盛,不服从老太后的指挥,并当场顶撞了老太后。

  书中继续引用隆裕太后的“口述”说:

  本来老太后就对珍妃平日的作为有点不高兴,再加上这些紧急时刻的顶撞,老太后气得脸色发白,直打哆嗦。在皇宫里,大清朝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这么敢于顶撞太后,即便是皇上都从来没有过,何况一个珍妃。老太后也是非常要脸面的人,气得抬脚就走,珍妃一直跟着老太后说自己的理由,来到了距离珍妃住所不远处。珍妃这时候还不死心,对太后说:“我是光绪的妻子,就要跟皇上在一起,不在一起,宁愿死。活着是皇家人,死了是皇家鬼。”老太后一听,就更加生气,本来火烧眉毛的事情,哪还有时间吵架啊,就对珍妃说:“你愿意死就死去吧。”说话的地方不远处就有一眼井,珍妃紧走两步,说:“那既然这样,我就死给你看。”直接就奔井口去了。老太后一看情况不对,这孩子跟我顶撞两句,怎么还真的去死啊。于是对崔玉贵说:“赶紧去拉住她。”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当崔玉贵跑过去,珍妃早跳下去了。老太后一看没办法了,内忧外患啊,没来得及管她,就走了。

  前述的第二种说法,即珍妃被强行“投井”说,较早见于李希圣所写的《庚子国变记》(1902年刊行)。书中记载很简单,只写道:七月二十一日天未明,慈禧“临行推堕井死”,是慈禧亲手所为,还是命人所为,都未有明说。且从其后面的记述可以知道,光绪不在“落井”现场。

  恽毓鼎著有《崇陵传信录》(写于1911年,后也称《光绪皇帝外传》),其中说:七月二十一日黎明,两宫仓皇出走,“濒行,太后命崔阉自三所出珍妃,推堕井中”。明确指出了是由崔姓太监将珍妃推入井中。

  八国联军入侵时,时任刑部主事的李希圣与翰林院侍读恽毓鼎,都在北京,特别是恽毓鼎长期在清廷国史馆供职,作为“闻说者”,言之凿凿,必当有据。而“亲见者”隆裕太后,描述得更是绘声绘色。到底珍妃“落井”的真相何在呢?

  清朝灭亡后,有关珍妃“落井”经过的记述多了起来。《满清野史初编》收入王旡生所撰《述庵秘录》,其“珍妃堕井”条目内称,慈禧威逼珍妃的时间,是在光绪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1900年8月14日)晚间,距两宫出走还早,“当时宫中扰攘,内监崔某遽牵珍妃,毡裹而推堕井”。

编辑:王静喆
联系记者

相关报道

相关搜索

您还可以在这里关注我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图片频道

什么不爽来吐槽下
新闻娱乐胡辣汤视频图片微中原我新闻心通桥郑州通房产教育汽车名企旅游县市区新闻网